林俊颖:写作者不分类 这是研究者爱干的事情
2017-10-15 09:40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           

  ]研究者他们喜欢做分类归纳归档,方便他们研究,这是他们的习惯和思维,写作的人比较不会这样想。

  林俊颖生于六十年代,曾在、广告公司任职,曾参与作家朱天文、朱天心举办的《三三》晚期活动。朱天心以“不多言”、“不耍帅”,“在一时间汇集的五湖三江好汉们中并不抢眼”形容林俊颖。朱天心更感叹,早已在八零、九零年代出版过小说的林俊颖,因为与朱天文的写作相似,因而不够被注目。直到小说集《善女人》及长篇小说《我的乡愁》,写他的童年、他的童年之地,林俊颖终于“开了他独有的、观者不得不注目的奇花”。他出版了十来本短篇小说集。只是对长篇这件事,他慎而又慎。

  他的经历有点大器晚成的意味。他的第一部长篇小说《我的乡愁》在他年过半百时才出版,一出版就接连拿下了2011年《中国时报》开卷十大好书大和2012年台北书展大。

  身为座的林俊颖,在这部长篇作中就像一盒磁带的AB面一样,展现了自己生活里重要的两个面相。小说的A面是他的,如工蚁般的曾经白领生活,主角在现代都市的一家房地产公司做着文案工作;小说的B面回到了50年前的日据时代,讲述以林俊颖祖母为原型的毛断阿姑和家乡彰化斗镇的沧桑传奇。最特别的,B面的全部书写都使用林俊颖的母语河洛话(即闽南语)。用河洛话从头至尾写一个长篇完整故事,林俊颖怕是当代第一人。

  看点1:你说你所谓的城市文学,一定都是跟体制,我们用最普遍广泛的语言讲,一定是在一个资本主义体系底下培养出来的东西,才会有所谓的城市文学。

  看点2:韩寒的杂文我看,老实说,可能是年纪悬殊,郭敬明的作品我看不下去的。

  看点3:小说基本上大家都是要抱着轻松的心态去读它,不是在读教科书,也不是在读学术的东西,不需要那么严肃,所以大家会觉得困难,不容易读。

  看点4:大家总觉得鲁迅是一个很严肃的作家,你看看他,他小说中写得很多很有趣的东西,他不是那么严肃的心情。他会有他另外一面的东西。

  看点5:小说写到现在起码也两三百年的时间,我觉得两三百年的时间,小说形式也好,题材也好,内容也好,该写的都写光了。

  看点6:比较严肃比较认真的文学作品,跟那种比较写大众的流行口味的东西,我们自己分得很清楚的,九把刀是九把刀,我绝对不会把他们混在一起,他们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。

  腾讯文化:小说这几年是文坛最强的状态了,但是我觉得刘震云都是写乡土写得比较好的,真正进入到城市这个话题都不太好,像余华最近刚出的《第七天》,评价就不太好,他就是想努力写程式的生活。。我最近也在做文学史的一些功课,觉得从七八十年代文学开始逐渐有了长足的发展之后,它比要前进十年或者十多年的差距。您写的东西无论是乡土的还是其他的短篇都市在说一个人进了城,围绕一个城市人的生活展开的。

  林俊颖:你这个问题很大,我只能用比较杂乱的跟你讲,我觉得还是要从刚刚我带你去逛梁实秋故居,我给你解释他的前生,他是日本的文官书生,你会觉得他日本味很重,确实是。我觉得是因为从1895年开始,整整50年是被日本殖民的,你们也知道日本是整个亚洲地区现代划化,或者是西化最成功的一个国家,这是毋庸置疑的,被日本殖民过50年,你说是好还是坏呢?一定是把它现代化很成功的那一套种种的建设制度,那一套带到来,不管背后的理由和原因是什么。你说你所谓的城市文学,一定都是跟体制,我们用最普遍广泛的语言讲,一定是在一个资本主义体系底下培养出来的东西,才会有所谓的城市文学。我觉得这是很理所当然的事情。

  普遍的作家写乡村,写农村的生活,我们写不过你们,世界上很少能写得过他们。我年轻的时候看到都是大吃一惊,觉得我们都不要写了。我觉得文学有趣和好玩的地方是它不是那么单一化,可以也很多种层次。每个作家都能够提供出他写的不同面向出来。你说相对于农村,我觉得大家把眼光放大一点,你把用中文书写当作一个整块大的区域,就不止的,海外华人写的,写的,写的,甚至很多用中文写作的,可是不住在这三地的人,你都要把它当作一个华文的作品来看待。不管你写的是哪一种文类,写小说也好、散文也好,一定就是你的生活提炼出来的东西。我虽然是一个小孩,可是十岁之前我是住在彰化,一个很乡镇的地方,十岁之后就住在城市里面,加上我工作的关系,我当然都是从我的生活跟整个城市的生活密不可分的,所以我写的就是这个东西。你叫我去写乡村我真的写不出来。

  如果真的硬要去写还是写得出来,我做一个田野调查,做一个研究去下功夫,我写出来的东西一定很很造假,没有必要。我也是一个读者,我不会硬去分你这个是写农村的,叫做农村的文学。这个是乡土文学。

  林俊颖:会有人去讲这种东西。我觉得研究者他们喜欢做分类归纳归档,方便他们研究,贴标签是比较难听的话,《中国时报》以前《》副刊的主编杨泽,他现在已经退休了,他写诗很有名,其实他以前就是在推动所谓的台北学,他会把整个台北当作一个研究的文化或者是文学来研究,我觉得很有意思。这种东西台北普遍地来讲你就是把它当作一个城市来研究。王德威以前讲海派文学,就是上海。真的是研究者他们的习惯,他们的思维。我觉得写作的人比较不会这样想。

  林俊颖:看得还算多,你们讲得出来的我大概都知道。韩寒的杂文我看,老实说,可能是年纪悬殊,郭敬明的作品我看不下去的。

  林俊颖:我觉得刘震云跟莫言余华就比较不一样,其实刘震云写的时间和背景是很现代的,余华写乡土什么的我觉得不太对,你看他写《手机》非常现代的。

  腾讯文化:但是《手机》那个小说电影电视剧我都看了,我觉得他写乡村的那一块比写城市要流畅得多。

  腾讯文化:可以用好这个词,因为他在城市里面那部分情节也是有90%的人从农村过去的,等于是把故事的舞台又搬到了城市里面,比如说黑砖头他们这些人。

  林俊颖:这是我想跟你沟通一下的,我觉得像台北也好,这是我住的地方,我最熟的地方,你们怎么看台北这个地方。台北某种程度,这是很世界性的现象,跟、上海都很像,你说我们土生土长的台北人都很少,大部分都是从别的地方来这个地方住久了的台北人。像上海、也是一样,要去找真正土生土长,祖好几代都住在的人很少吧。

  林俊颖:我的意思就是在这里,我们都是带着一个生长的背景,因为我是在中部彰化,坐车两个小时就到了,现在更快,我在从出生一直住到十岁,之后才搬到都市来住的,我的祖父我爸爸他们不是务农的,所以我没有任何务农的经验,可是我住的是比较乡镇的地方,可是我对那个地方有生活的一些经验,我们带着那种生活经验搬到都市里面来。我能够理解你那种感觉。就像刘震云,其实我觉得城市的好处就在这个地方,可以汇聚很多,尤其是,相对地方那么大,、上海,我觉得基本上大家是为了生活,为了寻求一个什么样的梦想,总觉得那种地方是大城市,发展的机会多一点,城市的好处就好像是一个大的容器,允许各个地方的人来。

  林俊颖:小说基本上分两条线,一条是比较古老的,是我的长辈,我祖母她的娘家在我们那个小地方是一个大家族,我小时候就跟我祖母住在一起,我时常跟着祖母回娘家,就留下很多印象。我大概二十几岁的时候看到我的一个姑丈出了一本传记,他是犯,做过的牢,其实那是一个引线,我就搜集资料,就这样子把它写出来。这是比较古老的那条线,比较现代的那条线主要是写台北。

  林俊颖:对,因为所谓的闽南语又称为语,很多东西都是古汉语,其实你慢慢地去找都有它的字在的,其实就是中文字,不是类似文言文这样的,我就把它写出来。

  林俊颖:肯定会比较不好,会有很多阻碍和障碍,不是那儿容易看,小说就是小说,这种东西也不能怪别人。小说基本上大家都是要抱着轻松的心态去读它,不是在读教科书,也不是在读学术的东西,不需要那么严肃,所以大家会觉得困难,不容易读。

  林俊颖:这个要怎么讲。我是很讲究文字的人,可是这种话容易引起,好像你以为讲究文字一定就是要把文字精雕细琢的,可是我觉得不太是那个意思。因为修辞跟雕琢文字,跟讲究文字是两码事,我所说的讲究文字是文字使用得怎么样精确,并不是一定要雕琢得修饰得多漂亮,不是那个意思。

Copyright © 2012-2013 .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mercuryrain.com 版权所有